校园“表白墙”缘何成“诈骗墙”

  2019年,对苏州某大学大二学生陈华(化名)来说是“不平淡的一年”。她在学校“表白墙”上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奇怪的是,这位“高富帅”男朋友隔三差五,以各种理由跟她借钱,最终发现被骗的她报了警。2019年10月31日,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其男友余强(化名)提起公诉。11月13日,法院依法判处余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时下网络“表白墙”已成为各大高校里最“时髦”的交友方式。与传统“表白墙”不同,网络“表白墙”以聊天群、独立主页、小程序等形式开设在QQ、微信等媒介平台上,为学生们提供表白、征友以及团购拼单、旧物买卖等服务。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管理松散,不少校园的“表白墙”乱象频生。

  “墙上”的男朋友

  陈华在没事的时候,喜欢逛苏州周边各大高校的“表白墙”。2019年1月,她在QQ小程序“某大学表白墙”上看到一则“征女友”的信息,发布人自称“陆亦飞”,是该大学大三学生,父亲经营一家橡胶厂,母亲是当地另一所大学的教授。

  通过查看对方“表白墙”上的资料,陈华觉得对方长相帅气,且家庭条件很好,心中暗生好感。互加微信后,二人相聊甚欢,陆亦飞很快就向陈华表白。

  同时,陆亦飞还经常向陈华“晒”一些玛莎拉蒂等豪车的照片,并称自己家在昆山,还有三四套别墅。在他的“猛烈攻势”下,两人在网上聊了不久,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交往后没多久,陆亦飞称父母出国游玩,没空给自己打钱,向陈华“借”钱给朋友买生日礼物。考虑到对方家境殷实,加之对男朋友的关心,陈华二话没说就向对方转了2000元。

  从那以后,陆亦飞向陈华“借”钱的频率越来越高,大到看病、修车,小到加油、充话费,甚至吃饭喝水。

  “高富帅”男友怎么会连吃饭钱都没有?陈华渐渐产生怀疑。2019年4月2日,当陆亦飞以“交汽车违章罚款”为由再次“借”走700元后,陈华先后提出与对方视频、见面,均遭到拒绝,为此两人大吵一架后分手。

  此后,陈华越想越委屈,当她再次联系陆亦飞时,却发现微信、电话均被对方拉黑,意识到可能上当受骗,她选择报警。

  2019年7月31日,太仓市公安局侦查发现,暂住在太仓市双凤镇的余强有重大作案嫌疑。8月4日,警方将其抓获。据警方调查发现,余强的父母都是在太仓乡下务农的农民。2017年,他从专科学校毕业后,便一直在太仓务工。此前,他曾于2015年5月、12月和2018年8月分别因猥亵、盗窃,被行政拘留过3次。

  余强向警方交代,他在学校时就喜欢逛各大高校网络“表白墙”。2019年1月,他先后在多所高校“表白墙”上发布“征女友”信息,因觉得名字不够好听,他在网上均以“陆亦飞”自称。

  为了更有“吸引力”,余某还用网上搜到的照片,将自己包装成大学在读的“高富帅”。在与陈华发展为男女朋友后,他以需要生活费、看病、吃饭等理由,骗取钱财共4462.53元。

  警方同时还发现,余强在与陈华“谈恋爱”的同时,还以相同手法,多次骗取另一名女生共17882.5元。

  表白墙变成“人肉墙”

  值得关注的是,时下网络“表白墙”已成为很多高校大学生最“时髦”的交友方式。许多高校都有表白墙,有人发布交友信息,或者寻人启事进行表白;每到七夕、情人节、跨年,表白墙的运营者总是忙不过来;“双11”前后,拼单信息总是刷屏;日常的生活吐槽,考试周求重点,开学前求二手教材……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发现,许多高校表白墙账号热度高得惊人——南京某高校的表白墙账号有两万粉丝和2291万访客量,每条“说说”浏览量都过万;盐城某高校表白墙账号有两万粉丝和2398万访客量……

  南京某高校“表白墙”运营者小石表示,表白墙一开始只是作为公开权限的QQ号公开发“说说”,有的表白墙粉丝量多,升级认证成校园墙,类似微博加V,在QQ空间首页会增添校园留言板,供大家畅所欲言。

  小石表示,有时候因上课没看手机,半天不到时间,聊天界面已超过百条,还有人催促他发得慢。课间,小石手指飞快、马不停蹄地发几十条,一度因操作过于频繁,手机发生卡顿。

  “求求墙帮我捞以下这位小哥哥”“我来给闺蜜找对象”,很多时候,这种“表白”尤其是放出图片,都是未经本人同意就公布对方照片,实际上是侵犯对方隐私,给当事人生活带来影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ganhuo/2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