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直播带货:手指点点“轻松购”未来将去何方

薇娅直播间4000万卖火箭,刚上架就秒杀成交;“央视boys”再次合体直播,创下13.9亿元成交额;新晋“带货女王”董明珠直播数据一路走高,6月1日达到全天65亿元的成交额;一季度电商直播超400万场,100多位县长、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代言”……一个个数据,无不标注着我国网络直播带货的惊人“魔力”。而中国广告协会也在日前发布国内首部《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将于7月1日起实施,规范将侧重为从事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的各类主体提供行为指南。

相比曾经风靡一时的电视购物,当下火爆的直播带货更具现场感、参与感和互动感,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黄楚新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购物抓住了社会需求和行业发展的机遇,从而成为了消费行业的新趋势。”

网红主播成功“出圈”,明星名嘴跨界入局,领导干部轮番上阵,企业大佬扎堆下水,素人大众纷纷出镜,对于这个全民争相当主播的行业,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司若教授认为,未来直播带货会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也会变成一种常态化的存在。

从大屏到小屏 手指点点“轻松购”

1992年,广东珠江电视台推出了“美的精品TV特惠店”,这是我国第一档电视购物节目。凭借电视台的巨大影响力以及丰富的媒介资源,电视购物曾红透全国。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全面普及,人人都能当主播,事事都能被直播,直播电商也作为新兴的商业模式不断蓄力、迅猛发展。有数据显示,在被称为“直播带货元年”的2019年,我国直播电商行业总规模已经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总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

从电视购物到直播电商,买卖渠道也从大屏转移到了小屏。不必“拿起电话拨打”,手指点点就能“轻松购”。黄楚新认为,相比于传统的电视购物,网络直播购物出现了许多新变化,首先,网络直播借助移动互联技术,为受众提供了更真实的现场感,这是单向传播的传统媒体购物无法比拟的。其次,网络直播的受众主要以年轻群体为主,天然的社交属性能为受众提供更强烈的参与感和互动感。不仅如此,直播和短视频本身就是媒体行业的新业态和新气象,电商又是互联网经济发展的风口,直播购物抓住了社会需求和行业发展的机遇,从而成为了消费行业的新趋势。

目前,国内较流行的直播带货平台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直播平台,另一类则是抖音、快手、微博、B站等社交直播平台。在司若看来,电商直播平台和社交直播平台的基因不同,前者本来就是卖货的,受众是为了买东西前来,会有一种消费的心理预期,通过观看直播实现的购买转换率比较高。后者的流量非常大,但是在转化率上不是特别高,因为在社交平台上,网友是为了寻求娱乐的,要把娱乐消费的心理预期转化成购买东西的心理预期,中间需要一个转化过程。

黄楚新分析称,电商直播平台将电商和直播两大模式结合,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价值,拥有许多无法替代的优势,解决了传统电商缺乏互动等痛点和缺陷,依托直播平台本身的流量和主播的热度,将流量迅速转化为商业价值,同时提高了用户的体验感和参与感。

而与电商直播平台相比,社交直播平台更注重维系用户忠诚度,依托社交裂变实现迅速传播。“电商直播平台和社交直播平台的直播带货能力各有千秋,在未来,电商平台可以侧重于短期的、依托知名主播的快节奏带货模式,社交平台可通过口碑营销发力体验式带货,两者还可以相互合作,取长补短,将社交和电商有机结合,实现双赢的目标。”黄楚新表示。

相比电视购物时代,5G时代的直播带货,外延更广泛,司若认为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360度直播、VR、AR等新技术的应用,让网络直播更具互动感、代入感、沉浸感,也为直播带货打开了更大的一扇门,比如通过直播带着大家到景区或者博物馆去旅游,这从广义上来说也是“带货”的一种方式。

从主播到素人 全民带你“买买买”

6月6日晚间,在央视财经播出的《对话》栏目中,被称为带货主播“一哥”“一姐”的李佳琦和薇娅首次同框出镜,字幕显示的嘉宾简介将两人的职业标注为“互联网营销师”。

2020年5月,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受人社部委托发布《关于对拟发布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的公告》,拟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这也意味着带货主播终于得到官方“认证”,名正言顺地成为“三百六十行”中的重要一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ganhuo/46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