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结婚过户车辆暗流涌动

  建议加大暗访检查力度并加强事后追踪

假结婚过户车辆暗流涌动

  “现在夫妻过户已经预约到十二月中上旬,还有十几个工作日可约,结婚过户已进入倒计时。”车虫刘畅(户名)在朋友圈中不断发出类似的信息。

  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及《〈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从明年起,夫妻间办理车辆变更登记,婚姻关系存续期要满一年,且受让方名下无车、无指标。

  记者调查发现,仍有办理结婚过户业务的车虫将标主与买号者根据年龄和户籍地进行配标,奔波于北京周边地区办理结婚证,而后网上预约过户时间。预约系统无法占号、加大检查力度等方式也在逐渐堵住假借结婚变更过户的行为。

  ■ 现状 车虫不断叫卖 预约已至年底

  最近,刘畅常为买车牌者做咨询和讲解,并提醒对方“欲办从速”。

  做了多年车虫,刘畅经常为车主提供验车、处理违章等服务,最近一段时间他却忙着办理结婚过户的业务。“一是明年开始结婚过户要让婚姻保持一年才能办理,办理完再过户,婚姻就得保持十四五个月,时间越久隐患越大。二是夫妻过户的预约已经约到了十二月中旬,还有十几天可以约,错过了就只能按照新政办了。”

  与刘畅一样,许多车虫和公司都将目光集中到了结婚过户业务上。

  一家名为车宗馆的公司就将“结婚过户”作为主营业务,并挂在公司网站首页的显著位置。

  “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因为只有十几天能够约过户了。”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声称,现在买号人需要做的是迅速结婚领证,而后通过系统进行预约,坐上结婚过户的末班车。“这段时间没抓紧办,明年办的话,婚姻得持续一年半才能办好,有多少人会愿意这样?”

  “不要犹豫”成为许多车虫口中出现频次最高的词语。刘畅称,此前结婚过户只需要五六天时间就可办理完成。“有人通过系统将车管所结婚过户的号提前申请,等我们有了客户后再找他们去买号。他们把号退了,我们就马上占上。”

  但刘畅发现这种操作近期已无法持续,被退掉的号直接被系统收回,而他已经没有了打时间差的机会。“另外办理过户的号也减少了,加上没有以前的操作方式,号源就变得紧张。办理时间也从五六天变成了四五个月。”

  ■ 利益 根据年龄配标 标主可获十万

  除了不断有买号人找到刘畅,也常有拥有小客车指标的标主找到他。

  曾有一名户籍为西南某省的标主找到刘畅,报价15万元。刘畅认为其明显高于市场价,便找出了多个理由进行压价。“距离北京两千公里,如果买号的人户籍地也距离北京很远,谁愿意跟他去那么远的地方结婚领证,另外这个标主年龄都五十多岁了,能匹配的买方也有限制。”

  “他这个价格是去年的时候,北京户籍、二十多岁女孩子的报价。”刘畅直接将价格压到了十万元。车宗馆一名工作人员坦言,作为中间人,需要了解双方的户籍地、年龄等信息,为双方进行较为合适的配标。在其向记者展示的结婚证中,有多个女方比男方大十几岁的案例。

  在车虫与公司的报价中,办理结婚过户业务的价格在12万元至15万元之间。买方在确认后,需要先交5000元订金。结婚领证后付一半钱款,待车辆过户完成后,买方付清尾款。车虫和公司作为中间人,将预留1万元作为保证金,在双方完成离婚手续后再支付给卖方。

  记者以标主身份向多名车虫进行咨询,得到的报价在10万元至11万元间。“我们在中间也不能白忙活啊,一个活儿需要好几个人,都得分一块儿。”一名车虫表示,很多标主之所以选择以结婚方式出售指标,因为自己已不在北京工作,指标也不会再用。“已经用不着了,就不如直接卖了换钱。”

  ■ 黑链 双方约定财产 话术应对检查

  疫情以来,刘畅已经做了十多单结婚过户业务。他也常奔走于北京周边区域,先是带着买卖双方办理结婚证,而后再到车管所办理过户。从配标到见面,再到领证、过户,刘畅会全程跟随,并在一旁进行指挥。

  交了订金后,买卖双方在结婚前需填写小客车指标转让合同,同时再填写婚内财产约定合同,合同需要双方摁手印,刘畅现场见证并拍照。因买卖双方互不了解,在办理时会出现紧张的情况。办理中,刘畅也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只要买家和卖家在办理时候不说漏了就没事儿,但办理过户时也会碰到暗访检查的人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ganhuo/55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