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钱、办大事,为这些地方的基层治理点赞!

  半月谈记者 翟濯 毛振华 项开来 林超 闵尊涛 罗晨 邵琨 李平

  基层治理需要服务重心下移,人财物等更多资源下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党委政府大包大揽并不可取。基层事务繁琐复杂,居民需求细碎多样,而公共投入总有限度,工作人员精力、能力也有限度,仅仅依靠相关部门,管不了也管不好。当前,有的地方谈到加强基层治理,只会要人要钱要设备,如果不能满足,就认为工作无着手处,对种种问题听之任之,走入了高成本治理的误区。这带来诸多弊病,如财政负担骤增、办事流程复杂、矛盾频频甩锅等,同时助长了对上不对下的不良倾向,导致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泛滥,普通群众难有获得感。

  花小钱能不能办大事?半月谈编辑部组织记者在多省市采访,对一些花钱少、效果好的做法进行梳理总结,以期为解决基层治理难题提供借鉴和启发。

花小钱、办大事,为这些地方的基层治理点赞!

  老旧小区物业众筹

  每平米2毛钱,年底还有结余

  当前,大多城市小区的日常管理依靠物业公司进行,物业费一般为每平方米2元左右。在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沁园小区,这里的服务费(因未成立物业公司,所以叫服务费,相当于物业费)标准是每平方米2毛钱,却让该小区实现了从“三无”楼院到美丽楼院的华丽蜕变。这个小区是怎么做到的?

  沁园小区紧邻火车站,曾经基础设施陈旧,环境脏乱差,治安隐患多,当地人避之不及。2014年,解放区发起“美丽楼院”建设活动,投入资金对这些老旧小区进行治理。然而,政府的帮扶资金只能解一时之需,解放区社区办主任邹家芬说:“群众事得群众议,群众事得群众干。”

  在焦南街道站东社区党组织的引导下,沁园小区2016年成立了居民议事会,100多位户代表投票选举12人为小区居民议事会成员,开始了居民自治之路。

  老旧小区吸引不来物业公司,议事会决心自己设立公共账目,进行自我管理。议事会核算了小区门岗、保洁、水电、绿化开支后,最终将服务费确定为每平方米2毛钱。

  沁园小区居民议事会负责人王炎秋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户按照120平方米左右的面积计算,每年可以收取5万多元的服务费。小区内有近100个停车位,我们按照每天停车1块钱的收费标准,一年又可以收入3万元左右。可别小看这8万多元,这笔钱为我们小区解决了不少实际问题。”

  8万元里,门岗和保洁支出占了大头。为了节约成本,议事会决定雇用小区内的居民承担这两项工作。看到小区门口张贴出的招聘告示,许相成、孔祥安、马和平3位退休老人坐不住了:“不仅能服务小区居民,还有额外收入,这事我们愿意干。”

花小钱、办大事,为这些地方的基层治理点赞!

沁园小区成为焦作市第一个步梯改装电梯的老旧小区

  能省一笔是一笔,是沁园小区服务费每年能够良性运转的关键。小区改造之初,为了美化环境,居民议事会决定购置一些银杏树、核桃树。几经询问,价钱始终不能让大家满意。居民议事会成员刘正平站了出来:“听说获嘉县的苗木花卉便宜,就是距离咱们这儿远,要不要去看看?”

  说干就干,王炎秋带着四五个议事会成员,奔波了100多公里,硬生生把便宜的银杏树、核桃树拉了回来。“来回跑一趟看似费事,可为小区公共账目节约了近3000元钱。”

  说起这样低成本高收益的节约举措,沁园小区居民议事会的每一位成员几乎张口就来。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8万多元年底还能结余五六千元。结余的钱平均分配到每户头上,可以抵消次年需交纳的服务费。”王炎秋说。为保证资金使用的公正透明,居民议事会每年年底都会公布账目使用情况,让小区内的每个居民进行监督。

  “有事就找议事会,有难就去议事园。”这是沁园小区家家户户都能背下来的顺口溜。如今,沁园小区居民议事会已从当初的12名成员发展到了20名,他们分别负责社区治安、矛盾调解、公共卫生、值班巡逻、医疗咨询、学前教育等工作,群众自治成效显著。(半月谈记者 翟濯)

  社区家长抱团群养

  政府稍稍支持,幼儿不再孤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ganhuo/56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