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就信息茧房的人,或许就是你自己

原标题:织就“信息茧房”的人,或许就是你自己

  你听说过“信息茧房”吗?近段时间,与“信息茧房”有关的讨论,几乎是社交网络上最受大众关注的专业话题。说它备受关注,是因为随手打开微博、论坛,便不难觅得这四个字的身影;而说它是专业话题,则是因为这个生动的比喻,出自美国法学家凯斯·桑斯坦早年在其著作《信息乌托邦》中提出的一个学理性概念。事实上,当很多人兴致勃勃地谈论“信息茧房”时,他们并没有仔细思考是谁织就了“信息茧房”,自己又身处怎样的信息环境之中。

  在与“信息茧房”相关的常见讨论中,最常被指责的对象,是最近几年在互联网领域大热的推荐算法。推荐算法最大的卖点,就是能够根据用户的习惯与偏好,为其提供“量身定做”的个性化信息流。许多以推荐算法为核心的互联网产品,都凭着这一优势在市场上异军突起。然而,事物总有两面,这种“量身定做”常常会令人怀疑:算法的自我迭代,是否让用户看到的内容越来越极端而单一?与用户的既有认知相异的信息,又是否会直接遭到算法的屏蔽?

  由于这些质疑,与“信息茧房”的形象正好相符,于是,许多人都认为“算法”是制造“信息茧房”的元凶。然而,结合“信息茧房”的原始定义,我们却不难发现,这口“大锅”并不能轻率甩给算法。

  “信息茧房”的概念,是凯斯·桑斯坦在2006年提出的。当时连互联网都尚未充分普及,推荐算法根本不存在。他之所以提出这一概念,为的不是警告互联网公司,而是直接提醒公众:不要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通信领域。因为久而久之,这种看似“舒适”的选择,很可能将个体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在这种情况下,只看到算法的影响,而忽略个体的主观能动性,既是对问题本质的误读,也是对个体责任的逃避。

  对于推荐算法,曾经有人总结道:“算法没有价值观。”在某种意义上,这句话既对也不对。之所以说它对,是因为算法本身只是一串由逻辑组成的代码,它既不会主动思考,也无法形成自己的价值观。然而,之所以说它不对,是因为算法的背后总是存在着应用算法的人,而这些应用者的价值观,很可能在算法的运作过程中受到算法的放大,进而被推向极端。推荐算法的存在,确实会让一个对信息有明显偏好的人,看到的信息越来越合其心意,但归根结底,主动作出这种选择的并不是算法,而依然是算法背后的人。

  事实上,推荐算法并不是第一个为此“背锅”者。在算法诞生之前,有线电视的节目单和门户网站的新闻集,也曾被舆论指为“信息茧房”的成因。然而,就算我们把时间回溯到广播电视尚未兴起的年代,书籍报刊的读者,也总是会有自己的偏好与选择。大众传媒的发展与传播技术的进步,固然让这种选择变得更加简单,但是,看什么或不看什么的权利,终究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中。

  在同样一道选择题面前,有人甘愿为了舒适放弃判断,在单一信源的喂养之下成为“信息偏食者”,也有人为了保持理智与清醒,敢于“捏着鼻子”直面自己厌恶的信息,成为“信息杂食者”。在我们做完选择之后,自然会有推荐算法帮我们构建自己的信息流,但这个选择,只能由我们亲自作出。

  如果你不想被“信息茧房”控制,要做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身体力行地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主动去接触你之前不愿接触的信息。自己站在舒适圈内不愿挪窝,而将责任全部推给外部原因,只会让人陷入“斗争的幻觉”之中,而无助于打破真正的信息隔离。这当然不是说企业与社会没有责任对大环境加以改善,但对个体而言,自我的觉醒与行动,是最基本的先决条件。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手机人民网人民视频客户端下载人民智云客户端下载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人民智作

 

推荐阅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ganhuo/58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