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桐飘絮已至尾声 ,可以开心的玩耍了

楚天都市报记者詹钘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每年1月到4月,晴朗天气,无论是开车穿行在江城的高架、大桥上;还是行走在江滩边,公园里。偶尔都会发现空中飘浮着毛茸茸的东西,让人觉得可爱又讨厌。

法桐飘絮已至尾声 ,可以开心的玩耍了

然而,今年4月和5月,经过新冠疫情大家久日没出门,以及几场大暴雨的侵袭,武汉的飞絮相比往年貌似少了些。

飘絮讨人厌

“你看看现在地下的印记,前段时间很多的。”

5月17日下午,在利济北路武汉市一医院路段,地面的砖缝中铺满了黄色的毛絮,这些毛絮来自道路两旁的行道树——法桐。市民顾先生每天要经过这里,在五月初放晴那几天,每天过这段路都要眯着眼睛,担心绒毛被吹到眼睛里去。

记者看到,法桐的叶子都绿了,而且还挂着少量没有被吹散的圆球形果子。在垃圾桶底座周边的缝隙,还有护栏的底部,都是被黄色毛絮填满。

“这几天我们轻松多了,上次掉毛那五天时间,每天忙个不停。”正在路边扫地的清洁工师傅称,今年的飞絮是有,但是明显量比往年少一些,飘的时间也没那么长。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汉口江滩黄浦门,这里有一些成片的柳树,不过基本未见飞絮。

记者驱车走上解放大道高架,然后行驶在长江二桥上时,偶尔会飘过几个白色的杨絮。

不少市民认为,飘絮有时候是一种好的意境,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小问题,希望能够有些措施来缓解。

江城飞絮高峰已过

“其实,每年4-5月间,武汉都会看到各种飞絮。”

武汉市园林局科研院高级工程师董立坤表示,在武汉,飞絮主要有两类,一种是来自法桐,少量源于杨树和柳树。

其中,武汉城内的杨树早在2009年已经基本被淘汰。如今,只有武汉市周边的一些堤防外,有少量的杨树组成的防护林。“比如离城区最近的府河堤外,就有一片杨树林。”因为杨絮很轻,所以一阵风就能把它们带进城内。

另外,柳树主要分布在城区一些水景公园的湖边。不过,杨树和柳树的数量都非常少。

现在,武汉城区街道行道树数量最大的是樟树和法桐。

法桐果毛大量飘散,一般需要一定条件:法桐球果在雨天时吸水膨胀,遇干燥、高温后炸裂,吹风后,果球内的黄毛就开始四处飘散。

董立坤介绍,由于前两周武汉有连续集中的大暴雨冲刷,多数果毛随雨水落地。所以今年从感官上来讲,法桐飞絮出现的时间并不长。

进入6月份,梅雨季节到来之后,飞絮也就基本消失了。

为了减少法桐的飞絮,武汉市园林部门已经在一些街道的法桐上喷洒药剂实验,减少结果量,并对落毛量等数据进行跟踪统计。如果效果好,后期将进行推广。

目前最常使用的措施是有计划的对法桐进行定期修剪,修剪过后,发出的新芽是不会结果实的,果量也自然减少。

另外,武汉园林部门也正在引进一些少果毛的法桐品种,逐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防飞絮可带好口罩和眼镜

“如果飞絮飘进了眼睛,千万不要用手揉搓。”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陈晓敏介绍,这几年,每年4-5月,科室都会有不少因为飞絮造成的过敏性结膜炎的患者来治疗。

其实,如果只是飞絮进了眼睛,可以马上用清水冲洗,或者是用眼药水冲洗,将眼睛内的异物冲刷干净,如果洗过之后还是眼红眼痒,甚至眼痛,那就需要及时就医。

如果诊断为过敏性结膜炎,使用一些抗过敏的眼药水就好。

目前,因为疫情的原因,出门游玩的市民都戴上了口罩,这也基本杜绝了呼吸道和飞絮的直接基础。一般人要出游,戴副眼镜最好,无论是平光镜还是墨镜,或者有装饰作用的眼镜,都可以一定程度上保护眼睛。

另外,如果有市民皮肤也对飞絮过敏,防止过敏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减少与它的接触,那就只有尽量少去飞絮密集的地方,外出郊游时最好戴上帽子,穿上长袖的衣物,或者涂抹适用过敏体质的隔离霜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jingyan/34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