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新闻: 獐子岛:我们遭了灾没人同情 还要被踩上一脚

最新资讯新闻: 獐子岛:我们遭了灾没人同情 还要被踩上一脚

  “在生物学上,贝类就是产的多、死的多、剩的少,一百个扇贝种苗里活二十个就是大丰收,活十个也能盈利。但是给外行的感觉是,一百个剩十个了,损失应该是巨大的。实际上不是。”

  本报记者 吕方锐 叶青 大连报道

  近年来,主营水产养殖的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SZ),因养殖的底播虾夷扇贝几次出现大规模死亡,备受舆论关注。经过媒体密集报道,“扇贝跑了”“扇贝饿死了”等说法,已经深入人心;而獐子岛也几乎成了A股市场上“财务造假”“肆意妄为”的典型。

  2019年7月,中国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称经过长时间调查,已查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包括2016年度、2017年度报告;公司披露的2017年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公司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据此,证监会拟对獐子岛和公司相关董监高人员进行处罚,其中公司董事长吴厚刚拟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专访。后者对外界关注的证监会拟处罚、扇贝死亡情况和舆论对公司的影响等,一一作出解释和回应。

  正式采访前,吴厚刚的一句话让记者印象深刻:为什么别人遭了灾大家都同情,獐子岛遭了灾不但没人同情,大家还都来踩上一脚?

  关于监管处罚

  记者:对7月份证监会拟处罚的事先告知书,你们认不认可?

  吴:我们认为没有事实依据,监管部门不应该以假设编制的证据作为行政处罚依据。

  这个预处罚的依据是捕捞船的航行轨迹。他们(证监会)委托了中科宇图(全称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水科院东海所(全称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根据航行轨迹进行了推算,对我们渔船作业的区域面积进行了估计,然后和我们财务核算的面积进行了比较。因为推算出的面积和账面面积有差异,他们(证监会)就说我们造假。

  我认为这样的证据,仅凭一个笼统的脱离生产作业实际而做出的航迹图,也没经过现场检验,而测算航迹的点位不准也不完整。仅靠两份推演报告就判定我们财务造假,没有法律依据。

  记者:在一般人的概念里,航行轨迹是个死的东西,它不会发生变动。航行轨迹应该是一个客观标准。

  吴:航行轨迹确实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一个痕迹。但是它是否完整,是否来自具体作业,它的参数是否符合我们捕捞扇贝(的实际情况),他(证监会)是没有现场印证的。

  这个方法既不是国家的规范,又不是通用的方法,也没有国内国际的惯例,我们是不能接受的。

  记者:听起来这两个单位都是专业单位,他们的方法应该是专业、可信的吧?

  吴:(两家单位)可能是计算方面的专业单位,但是他们是否能拿出一个符合我们实际的模型和数据?他们没到现场,也没沟通,他们也不了解我们扇贝的作业情况,这种情况下他们算不准。

  记者:你认为应该怎么推算或者验证或者监管是合适的?

  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被质疑是正常的,但是任何行业都有它的专业性。在上次自然灾害事件中,选择听取专家意见是最正确的选择。而几次的专家意见,证监会都没有采纳。

  我认为证监会至少应该到现场全程地了解我们的生产作业模式,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证监会)必须事先告知我们,航迹是用于生产管理,用于面积计算的,是在我们知道的前提下才有可能作为依据。

  记者:事先告知你们了,这还能监管吗?

  吴:证监会这次派出稽查总队30多个人,长达17个月的调查,没有发现我们有财务造假行为,可能受到某些舆论长期对獐子岛不实、甚至恶意诋毁报道的影响,才使用了航迹测算(其实是假定推测)的办法。这显然与实际不符,出现差异是必然的。这种人为因素制造出的与实际生产作业不一致、无法比对的证据,能作为非常严谨的财务数据造假的证据吗?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也经受不住法律的检验!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的监管,应该是他(证监会)有制度,我们是否执行得好——这应该是他监管的。他不能临时出个制度来评价我们过往业务的对和错。

  关于扇贝死亡

  记者:扇贝死亡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

  吴:事件本身就是自然灾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jingyan/35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