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诱惑拖欠农民工工资:因77万上“黑名单” 曾融资超3亿元

  多次遭供货商讨债。
近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布了2020年第一批8家用人单位的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其中,北京麻辣诱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麻辣诱惑”)、天津热辣食品有限公司(麻辣诱惑子公司)等3家用人单位,因拖欠农民工工资,且经行政机关责令改正却拒不改正,已被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

dedecms.com

  此前的2019年底,麻辣诱惑就爆出资金链危机,多名供货商聚集在麻辣诱惑北京总部,追讨所欠货款。麻辣诱惑在上海的门店也已经全部关闭。天眼查显示,上海麻辣诱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2019年4月进行了清算,目前公司已注销。
公开资料显示,麻辣诱惑是创始人韩东在2002年创立,18年来已在北京、上海、天津、石家庄、西安、兰州、银川、南京、西宁、武汉等全国多个城市开设30多家直营店,以及配送中心和食品店。最高峰时,员工人数超过3000名,营业总面积近3万平方米。
据了解,麻辣诱惑集团旗下共有三个品牌,分别为麻辣诱惑、麻小、热辣生活。2017年到2018年期间,麻辣诱惑共计完成3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3亿元,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高榕资本、五岳资本等。
对于“黑名单”一事,时间财经多次尝试联系麻辣诱惑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目前麻辣诱惑官网已无法打开。分店多以外卖为主,尚不知何时恢复堂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麻辣诱惑之前遭遇资金链断裂、经销商维权,这肯定是在运营方面出现问题,包括战略管理、落地执行,以及扩张过于激进等。如果叠加这次疫情的话,几乎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资金链“断裂”

本文来自织梦

  据公告显示,2019年11月11日,顺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匿名举报,反映麻辣诱惑和天津热辣食品有限公司拖欠劳动者工资。
经查,麻辣诱惑拖欠42名劳动者2019年9月至10月工资55.46万元,天津热辣食品有限公司拖欠29名劳动者21.79万元。2019年11月20日,顺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2家公司送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该单位逾期未完全改正。
2020年1月8日,顺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理决定,责令麻辣诱惑支付40名劳动者工资31.89万元,并加付赔偿金31.89万元;责令天津热辣食品有限公司支付29名劳动者工资18.91万元,并加付赔偿金18.91万元。同时,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2家公司经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行为各罚款2万元。
此前的2019年底,麻辣诱惑因资金链断裂,遭经销商多次讨债。2019年11月29日,多名供货商聚集在麻辣诱惑北京总部,要求见到其公司负责人追讨所欠货款;12月中旬,31家来自江苏、上海等地的麻辣诱惑供应商,各自带来了麻辣诱惑曾经开具的支票、未结货款等证据,想要联合起诉麻辣诱惑。这些支票“证据”涉及了粮食、水产、调味品、辣椒等多个品类,欠款金额从几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总计6000余万元。

织梦好,好织梦


部分经销商表示,2019年8月,麻辣诱惑就已经没有钱进账,但还是要求经销商按期交货,这就是空手套白狼。也有经销商称,“2018年下半年,麻辣诱惑还给我们发放了近2000万左右的空头支票,本来在2019年11月之前还可以兑付,但过了11月,这个账户就被冻结,无法支付。” 
据了解,2019年11月初,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的哥哥韩旭曾现身,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供货商,他也正式承认麻辣诱惑陷入了财务危机,并且给出了还款计划。然而,对于麻辣诱惑提出的还款计划,供货商们普遍“不买账”,甚至认为这是麻辣诱惑的“缓兵之计”。根据还款计划,2020年1月20日之前,麻辣诱惑将安排餐饮、食品总计300万元货款,参照欠款总额比例分配给各供货商,剩余欠款部分自2020年3月起用一年时间偿还。
“豪赌”小龙虾 织梦好,好织梦
据了解,麻辣诱惑最初主打川菜。但随着川菜火遍全国、竞品增多,麻辣诱惑竞争力随之下降。为了能在众多品牌中找到立足之地,麻辣诱惑亟需一个爆款单品。最终,创始人韩东选择了小龙虾。
经过了几年的研发后,2015年韩东开始将麻辣诱惑的门店进行升级改造,并将麻小定为新的品牌标志,来取代麻辣诱惑的川菜形象。同时将麻小定位为线上小龙虾外卖,而热辣生活则定位于主营麻小的线下门店,加上麻辣诱惑餐饮店,形成“三箭齐发”。
与此同时,麻辣诱惑也积极在供应链环节探索、布局。直到2015年,韩东在埃及的尼罗河河畔建立了小龙虾工厂,从阿斯旺到亚历山大港全程2200多公里的流域均是麻辣诱惑的小龙虾捕捞区域,并建立了1万亩养殖基地,他想要把采购、生产、物流等方面的主导权握在自己手中。
2019年7月,韩东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供应链的搭建上,麻辣诱惑花费了4年,耗资近3亿元,也踩了不少“坑”,但物有所值。“相比营销端,麻辣诱惑在供应链方面能够改变的空间更大,也更有价值。” 本文来自织梦
最初,麻辣诱惑的发展也确实印证了韩东的设想。2016年,小龙虾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仅外卖麻小销售额便超过4亿,高峰期一天卖出20万只,半年复购率达40%左右,约三分之一消费者复购在5次以上,占据了北京小龙虾外卖70%的市场份额。2017年3月,热辣生活获得了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同年8月,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4亿元B轮融资;2018年1月,热辣生活又获得了经纬中国领投的1.6亿元B+轮融资。
但随后的形势“风云突变”。部分麻辣诱惑前员工透露,他们的小龙虾主要来源于埃及,并以油冻虾和活虾为主,每斤海运成本仅在0.25元左右。但2019年国内小龙虾的市场价格大幅跳水,虾价普遍下跌,导致麻辣诱惑原先的成本优势不再,全年均摊下来的成本反而高出国内10%到15%。
再加上,“小龙虾这一品类季节供应波动比较大,不同的虾在生产中会存在一定差异,虾的品质也难以保证。”部分员工表示,后来麻辣诱惑甚至专门从热辣生活订购小龙虾,用于缓解热辣生活现金流紧缺,可最终也没能挽回颓势。

copyright dedecms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jacopys.net/a/jingyan/47250.html